我因工作晚回家 老公每次都要找证人

2018-09-16 10:48 文:中美头条  主编:淼森

 就连迷信的手段都尝试过,但情况始终得不到好转。1d1中美头条网-你爱看的头条事件-

 
  剧烈的争吵之后,陈浩打了我。他扇我耳光的那一霎那,我看得到他的咬牙切齿,像是要把我撕裂。我记不清楚这是他这一年来第几次对我动手,从失望到绝望到麻木,每次当我下定决心离开他的时候,他都会跪下来失声痛哭。
 
  这是陈浩惯用的伎俩。很小儿科,但不知道为什么,对我管用。他会用刀片割伤自己,如果我不喊停,他会一直用力,血流不止。我原本以为他只是用来吓唬我而已,但几次过后,我发现那种歇斯底里已经不受理智的控制,像发了疯。
 
  距离陈浩病假在家,已经整整一年。因为一次事故,他的腰椎神经受到损伤,限制了下半身的行动力,没有到瘫痪的程度,但走路不可以走太久,不可以开车,而且因为无法长时间坐着,他被迫停止了工作。
 
  我带他跑遍了几乎全上海最好的医院,中西并用,但情况始终得不到好转。原先预计只需要半年的恢复期,一下子就拖到一年。所幸的是,陈浩属于终身员工,即便是病休在家也可拿到基本工资并且保留职位,对他多少是一种安慰。
 
  没多久,陈浩就怀疑我在外面做了对不起他的事。
 
  陈浩刚出事那会,对我是心存感激的。起初他一直躲在家里不肯见人,也不愿意好好配合医生,是我鼓励他,陪他做康复训练。那时候他问我会不会离开他,我很坚定地摇头。我始终坚信,自己的丈夫有一天可以像一个正常的男人。
 
  然而时间久了,我发现他的脾气越来越古怪。曾经有一位医生提醒我,生理上的疾病很容易引发心理问题,希望我对丈夫的心理变化多包容。我一直小心翼翼,可仍然防不胜防。没多久,陈浩就怀疑我在外面做了对不起他的事。
 
  陈浩生病之后每个月的基本工资是两千多,而之前,他的税后收入是一万出头。我们原本是被很多人羡慕的所谓中产阶级,买了车也买了房。当然,房子是贷款买的,可是每月八千的房贷,过去的我们从未觉得是负担。
 
  可自从陈浩出事之后,一切都不同了。我们俩的收入还房贷根本不够。我是做翻译的,在工作之外接了很多私活。自然而然地,我也因此有了一些社交活动,有时难免晚归。
 
  陈浩不但会每隔半小时给我一个电话,而且回到家之后,我要接受严格的“审讯”,必须说出整个晚上和谁在一起,提供至少三位“时间证人”的手机号码以供求证。几次之后,大家都很反感,不太叫我出去,我的兼职也少了很多。
 
  我觉得身边这个男人,变得越来越可怕了。
 
  我向陈浩解释过,但每次都无法得到他的理解。他说不反对我接私活,但前提是私活的性质,一定是要可以带回家来做的。我容忍了他的无理取闹,为了让他安心治疗,我告诉他除非他提出离婚,不然我绝对不会放开他。记得那天晚上我们抱头痛哭,陈浩信誓旦旦地向我保证一定会相信我,可是好景不长。
 
  我的主管是个四十岁上下的男性,有太太也有小孩,他是个很负责而且很人性化的上司,其实我们公司是不允许员工在外面兼职的,但因为知道我们家的特殊情况,所以他从未在我面前提及过兼职的事,虽然他早就知道。我对他是很感激的,有时候实在撑不下去会找他倾诉。他见识多,会教我一些缓解压力的方法。我们的私交很好,但我发誓这只是再正常不过的朋友关系。
 
  有一次陈浩半夜起来翻看我的手机,我问心无愧,从来不会刻意删除短信或通话记录。其中有一条是我的上司发给我的,因为我最近的工作里出了很多很低级的差错,他发短信给我问我有什么难处,需不需要帮忙,还有一些安慰的话。
 
  陈浩一下子跳了起来,把我从睡梦中叫醒要我交代。可是我怎么交代没发生过的事呢?折腾了大半夜没折腾出什么成果来的陈浩,居然偷偷换掉了我的SIM卡。因为怀疑我出轨,陈浩去营业厅打印了我半年的通话和短信记录,结果仍然一无所获。这件事最后虽然不了了之了,但在我心里却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,让我觉得身边这个男人,变得越来越可怕了。
 
  然而唯有我自己清楚,这不过是表面的幸福而已。
 
  我感到内心很压抑,很不开心,可在陈浩面前,我却要强颜欢笑,因为他会说我是故意摆臭脸给他看的。我不知道要怎么办,和他在一起,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的。
 
  除了要在陈浩面前强颜欢笑之外,我还要演戏给他的朋友们看。陈浩一直有一帮朋友一起玩的,这一年来他虽然行动不那么方便,但除了早期卧床不起的日子之外,其他的时间从来不缺席朋友聚会。他的朋友们大多都已经结婚,都是带着太太一起参加的。
 
  陈浩是很要面子的人,所以当别人大秀恩爱的时候,他是绝对不可以落后的。在聚会上,他会对我很温柔,也非常照顾我。譬如说,会夹菜给我,帮我拉椅子……而我呢,也必须装作很自然地去享受这一切的样子。
 
  没有人知道陈浩已经很久没去上班了,他告诉他们自己只休息了两个月。在别人眼里,我们住市中心的公寓,轻而易举地还贷款,在不久的将来准备要孩子,生活只是因为陈浩身体上的一点点缺陷而有了一点点小瑕疵。但瑕不掩瑜,在陈浩的朋友们面前,我们仍然是一对恩爱的夫妻。然而唯有我自己清楚,这不过是表面的幸福而已。
 
  誓言背后的现实,为什么这么难呢?
 
  无法忍受的时候我会发脾气,我觉得再憋下去我会抓狂,会憋出病。对抗是一种发泄,至少,可以让我的整个身心变得强大一点。然而对抗的结果,往往会换来陈浩的拳脚相加。他现在好像变了一个人。以前每每看到有关家暴的新闻都会义愤填膺,说没文化的人才会打老婆,而现在,他自己已然成为了施暴者的一员,好讽刺。
 
  我头脑里离家念头,如今一日强烈过一日,在被他打过之后更甚。然而我也知道,陈浩心里一点都不会比我好过。他不是不想好好对我,而是完全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他的自信,已经全然被沮丧击垮了。如果没有我在身边陪伴他支持他,这个坎他究竟能不能跨过?毕竟我们也有过很快乐的日子,彻底弃之不顾,我也于心不忍。
 
  我们每个人,或许都在婚礼上做出过这样的承诺,无论富贵贫穷,无论顺境逆境,无论健康疾病,都会与眼前的这个人白头偕老,不离不弃。有亲朋好友们见证的那一刻,是坚定、单纯而美好的。然而誓言背后的现实,为什么这么难呢?
相关阅读
© 2018 中美头条网 http://zmjswz.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8004738号-3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本网站内容来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[email protected]
文章评论 相关阅读
分享到:
© 2016 中美头条网 http://zmjswz.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豫ICP备18004738号-3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[email protected]